" />
<tt id="u6cww"><pre id="u6cww"><td id="u6cww"></td></pre></tt>

  • 少帥你老婆又跑了

    少帥你老婆又跑了 連載中

    少帥你老婆又跑了

    時間:2018-10-26 12:40:35 分類:總裁 授權:掌中云 作者:明藥 主角:顧輕舟 司行霈

    獨家小說《少帥你老婆又跑了》由明藥傾心創作的一本言情風格的小說,本小說的主角顧輕舟司行霈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少帥說:“我家夫人是鄉下女子,不懂時髦,你們不要欺負她!”那些被少帥夫人搶盡了風頭的名媛貴婦們欲哭無淚:到底誰欺負誰啊?少帥又說:“我家夫人嫻靜溫柔,什么中醫、槍法,她都不會的!”那些被少帥夫人治好過的病患、被...

    精彩章節試讀:

    十四年里,顧輕舟的父親從未過問過她,現在卻要在寒冬臘月接她到岳城,這只有一個原因——司家要她退親!
    岳城督軍姓司,權勢顯赫!
    岳城是省會,顧輕舟的父親在岳城做官,任海關總署衙門的次長。在顧輕舟兩歲的時候,母親去世,父親另娶,她在家中成了多余的人,倍受后媽的冷眼。
    母親忠心耿耿的仆人實在不忍心看著顧輕舟受苦,便將她帶回了鄉下老家,一住就是十四年。
    “是這樣的,輕舟小姐,當初太太和司督軍的夫人是閨中密友,您從小和督軍府的二少帥定下娃娃親。”來接顧輕舟的管事王振華,將此事原委告訴了她。
    王管事一點也不怕顧輕舟接受不了,直言不諱。
    “.......少帥今年二十了,要成家立業。您在鄉下多年,別說老爺,就是您自己,也不好意思嫁到顯赫的督軍府去吧?”王管事又說:“可督軍夫人重信守諾,當年和太太交換過信物,就是您貼身帶著的玉佩。督軍夫人希望您親自送還玉佩,退了這門親事。”
    所謂的錢權交易,說得極其漂亮,辦得也要敞亮,掩耳盜鈴。
    顧輕舟唇角微挑。
    她又不傻,督軍夫人真的那么守諾,就應該接她回去成親,而不是接她回去退親。
    當然,顧輕舟并不介意退親。
    她未見過司少帥。
    和督軍夫人的輕視相比,顧輕舟更不愿意把自己的愛情填入長輩們娃娃親的坑里。
    “既然這門親事讓顧家和我阿爸為難,那我去退了就是了。”顧輕舟順從道。
    就這樣,民國十二年的臘月初八,顧輕舟跟著王管事,從小縣城出發前往岳城。而今天也正好是她的生日——今天她十六歲整。
    看著王管事滿意的模樣,顧輕舟唇角不經意掠過一抹冷笑。
    “真是歪打正著!我原本打算過了年進城的,還在想用什么借口,沒想到督軍夫人給了我一個現成的,真是雪中送炭了。”顧輕舟心道。
    去退親,給了她一個進城的契機,她還真應該感謝司家。  
    顧輕舟長大了,不能一直躲在鄉下,她母親留給她的東西都在城里,她要進城拿回來!
    她和顧家的恩怨,也該有個了斷了!
    退親是小事,回城里的顧家,才是顧輕舟的目的。
    顧輕舟脖子上有條暗紅色的繩子,掛著半塊青螭玉佩,是當年定娃娃親時,司夫人找匠人裁割的。
    裂口處,已經細細打磨過,圓潤清晰,可以貼身佩戴。
    “玉器最有靈氣了,將其一分為二,注定這樁婚事難以圓滿,我先母也無知了些。”顧輕舟輕笑。
    她復又將半塊玉佩放入懷中。
    她的火車包廂,只有她自己,管事王振華在外頭睡通鋪。
    關好門之后,顧輕舟在車廂的搖晃中,慢慢添了睡意。
    她迷迷糊糊睡著了。
    倏然,輕微的寒風涌入,顧輕舟猛然睜開眼。
    她聞到了血的味道。
    下一瞬,帶著寒意和血腥氣息的人,迅速進入了她的車廂,關上了門。
    “躲一躲!”他聲音清冽,帶著威嚴,不容顧輕舟置喙。
    沒等顧輕舟答應,他迅速脫下了自己的上衣,穿著冰涼濕濡的褲子,鉆入了她的被窩里。
    火車上的床鋪很窄小,擠不下兩個人,他就壓 倒在她身上。
    “你.......”顧輕舟還沒有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,男人壓住了她。
    速度很快。
    男人渾身帶著煞氣,血腥味經久不散,回蕩在車廂里。
    他的手,迅速撕開了她的上衫,露出她雪白的肌膚。
    “叫!”他命令道,聲音嘶啞。
    顧輕舟就懂了。
    不管是激 情的歡叫,還是凄厲的慘叫,男女赤身裸體的床鋪上,都會被默認為香艷無比。
    香艷,可以遮掩男人的行跡。
    同時男人用一把冰涼的刀,貼在她脖子處:“叫,叫得大聲些,否則我割斷你的喉嚨!”
    顧輕舟渾身血液凝固,臉色煞白。
    男人冰涼的上身,全壓在她溫熱的身子上。
    她四肢僵硬了一瞬,沒有動。
    他撕開了她的衣襟,肌膚相接觸,他汗淋淋的濕濡沾滿了她。
    可這一瞬,顧輕舟沒顧得上他的輕薄,她的注意力都在架著她脖子的那把刀上。
    “我......我不會.......”回神,顧輕舟咬牙。
    脖子上一把削鐵如泥的刀,她不敢輕舉妄動,她惜命。
    “.......你多大?”黑暗中,男人也微愣,沒想到是少女稚嫩的聲音。
    “十六。”顧輕舟回答,被他壓得肺里窒悶,透不過來氣。
    “也不小了,別裝蒜!”男人說。
    這時候,火車停了。
    整齊劃一的腳步聲,吵醒了沉睡的旅客,車廂里嘈雜起來。
    有軍隊來查車。
    “叫!”男人聲音急促,他模仿著床上的表演,“再不叫,我來真的.......”
    他雙臂壯實有力,聲音狠戾。更何況,他的刀架在顧輕舟的脖子上。
    遇到了亡命之徒,顧輕舟失去了先機。
    她沒有把握能制服這人,當機立斷,輕輕哼了起來。
    像女人被歡愛那樣.......
    她哼得稚嫩。
    男人小腹處卻微微一緊,差點起了漣漪。
    少女像小貓一樣笨拙的哼叫,充滿了誘惑力。
    顧輕舟車廂的門被粗魯扯開時,她哼得很有節奏,因為男人的刀,移到了她的后背處。
    然后,她就像被門外驚了似的,停了下來。
    手電的光束照在他們身上,顧輕舟雪白的胸膛半露,肌膚凝雪白皙,滿頭青稠般的發,鋪陳在枕席間。
    她尖叫一聲,摟住了她身上的男人。
    軍官拿著電筒照,見屋子里的香艷,太年輕的軍官很不好意思,而顧輕舟又緊張盯著他,讓他六神無措,尷尬退了出去,心亂跳,都忘記要去看清楚她丈夫的臉。
    而后,那個巡查的軍官在門口說:“沒有發現。”
    腳步聲就遠了。
    整列火車都遭到了排查,鬧了半個時辰,才重新發車。
    顧輕舟身上的男人,也挪開了她脖子上的刀。
    “多謝。”黑暗中,他爬起來穿衣。
    顧輕舟扣攏自己斜襟衫的紐扣,不發一語。
    火車輕輕晃動著,勻速前進。
    車廂里靜默無聲。
    男人覺得很奇怪,十六歲的少女,經歷這么驚心動魄的一幕,很鎮定的扣好衣衫,不哭不問,頗有點不同尋常。
    他點燃了一根火柴。
    微弱昏黃的光中,他看清了少女的臉,少女也看清了他的。
    “叫什么名字?”他伸手捏住了她的纖柔下頜,巴掌大的一張臉,落在他寬大粗糲的掌心。
    她的眼睛,似墨色寶石般褶褶生輝,帶著警惕,也或許有點委屈,卻獨獨沒有害怕。
    “李娟。”顧輕舟編了個謊言。
    李娟是撫養她長大的李媽。
    沒人會傻到把名字告訴一個亡命之徒。
    她沒有掙扎,眼睛卻盯著男人放在腳邊那把削鐵如泥的匕首。
    她眼睛微動,在思量那匕首下一瞬是否落在她的頸項。
    微淡燈火中,她的眼波清湛,泛出瀲滟的光,格外嫵媚。
    男人冷冽道:“好,李娟,你今天救了我的命,我會給你一筆報酬。”
    車廂外傳來了哨聲。
    這是暗號。
    男人把帶血的外套扔出了車窗外,顧輕舟才發現,他渾身的血跡,都不是他自己的。
    他很疲倦,卻沒有受傷。
    接應他的人已經到了。
    他手里的火柴也滅了。
    “你是哪里人,我要去哪里找你?”男人不能久留,又道。
    顧輕舟咬唇不答。
    男人以為她害羞,又沒空再逼問了,上前想拿點信物,就瞧見了脖子上的半塊玉佩。
    他一把扯下來,揣在懷里,對她道:“這輛火車三天后到岳城,我會派人在火車站接你!我現在還有事,不方便帶著你,你自己當心!”
    說罷,他揣好顧輕舟的玉佩,火速消失在走廊的盡頭。
    等男人走后,顧輕舟從被褥里伸出了手。
    她掌心多了把槍,最新式的勃朗寧。
    看著這把槍,她眼神泛出嗜血的精光,唇角微翹,有得意的笑。
    被男人搶走的那個玉佩,她根本不在意,她沒想過要那玉佩帶來的婚姻,更沒想過用這塊玉佩保住婚姻。
    玉佩不是她的籌碼。
    而她偷過來的槍,可值錢了!
    劃算!
    “這種新式勃朗寧,有價無市,黑市都買不到,他是軍政府的人。”顧輕舟判斷。
    男人爬到她床上時,反應很快,還帶著一把很鋒利的匕首,顧輕舟失去了制服他的先機,卻同時摸到了他褲子口袋里的手槍。
    顧輕舟一直想要一把自己的槍。
    她怕男人想起槍丟了,顧輕舟不出聲,成功轉移了男人的注意力,直到離開,男人都沒留意這茬。
    她不知男人是誰,對方看上去不過二十四五歲,渾身帶著傲氣。
    他說在火車站接她,大概是在岳城有點勢力的。
    顧輕舟不會自投羅網。

    展開
    APP

    免費章節在線閱讀

    網友評論

    發表評論

    猜你喜歡

    1. 言情小說
    2. 民國小說
    3. 婚姻小說
    4. 甜寵小說

    最新總裁小說推薦

    • 霸道帝少請節制 霸道帝少請節制

      言安希醉酒后睡了一個男人,留下一百零二塊錢,然后逃之夭夭。什么?這個男人,竟然是她未婚夫的大哥?一場豪賭,她被作為賭注,未婚夫將她拱手輸給大哥。慕遲曜是這座城市的主宰者,冷峻邪佞,只手遮天,卻娶了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女人,從此夜夜笙歌。外界猜測,一手遮天,權傾商界的慕遲曜,中了美人計。她問:“你為什么娶我?”“各方面都適合我。”言安希追問道:“哪方面?性格?長相?身材?”“除了身材。”“……”后來她聽說,她長得很像一個人,一個已經死去的女人。后來又傳言,她打掉了腹中的孩子,慕遲曜親手掐住她的脖子:“言安希,你竟然敢!”

      作者:半彎彎短篇 連載中

    • 入骨暖婚 入骨暖婚

      魔鬼只會用他特定的方式來愛你:“記住,不許看著我,不許抱著我,更不許吻我!把臉轉過去,只要安靜的乖乖躺好!”只要乖乖躺好?他當她是什么?充氣的老婆嗎?

      作者:大周周短篇 連載中

    • 纏綿入骨:總裁好好愛 纏綿入骨:總裁好好愛

      魔鬼只會用他特定的方式來愛你:“記住,不許看著我,不許抱著我,更不許吻我!把臉轉過去,只要安靜的乖乖躺好!”只要乖乖躺好?他當她是什么?充氣的老婆嗎?

      作者:大周周短篇 連載中

    • 纏綿蝕骨:總裁老公狠狠愛 纏綿蝕骨:總裁老公狠狠愛

      魔鬼只會用他特定的方式來愛你:“記住,不許看著我,不許抱著我,更不許吻我!把臉轉過去,只要安靜的乖乖躺好!”只要乖乖躺好?他當她是什么?充氣的老婆嗎?

      作者:大周周短篇 連載中

    • 愛欲橫流 愛欲橫流

      魔鬼只會用他特定的方式來愛你:“記住,不許看著我,不許抱著我,更不許吻我!把臉轉過去,只要安靜的乖乖躺好!”只要乖乖躺好?他當她是什么?充氣的老婆嗎?

      作者:大周周短篇 連載中

    • 婚然天成:總裁老公愛太猛 婚然天成:總裁老公愛太猛

      魔鬼只會用他特定的方式來愛你:“記住,不許看著我,不許抱著我,更不許吻我!把臉轉過去,只要安靜的乖乖躺好!”只要乖乖躺好?他當她是什么?充氣的老婆嗎?

      作者:大周周短篇 連載中

    • 依見夢情:闊少癡戀美嬌娘 依見夢情:闊少癡戀美嬌娘

      魔鬼只會用他特定的方式來愛你:“記住,不許看著我,不許抱著我,更不許吻我!把臉轉過去,只要安靜的乖乖躺好!”只要乖乖躺好?他當她是什么?充氣的老婆嗎?

      作者:大周周短篇 連載中

    • 抵死纏綿:馴服小悍妻 抵死纏綿:馴服小悍妻

      魔鬼只會用他特定的方式來愛你:“記住,不許看著我,不許抱著我,更不許吻我!把臉轉過去,只要安靜的乖乖躺好!”只要乖乖躺好?他當她是什么?充氣的老婆嗎?

      作者:大周周短篇 連載中

    您的位置 : 首頁 > 小說庫 > 短篇 > 少帥你老婆又跑了
    贵州11选5网址
    <tt id="u6cww"><pre id="u6cww"><td id="u6cww"></td></pre></tt>

    <tt id="u6cww"><pre id="u6cww"><td id="u6cww"></td></pre></t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