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t id="u6cww"><pre id="u6cww"><td id="u6cww"></td></pre></tt>

  • + - 閱讀記錄

    ——————


    關老、陳老見濮陽渠和欒宜玥離開了,這才一人一個怒視甩在了容國老的身上,怒指他道:“好你個容國老,合著好處都給你拿走了,黑鍋由我們倆來背!”


    “黑鍋?哪來的黑鍋?老陳,你腦子又丟在哪個旮旯?沒有證據的指責,那都是誹謗!”容國老脧了眼陳老,老神在在地淡定反駁,看似昏花的眸子里光過一道睿光。


    關老在凝視著容國老那張皺皮老臉,偏又透出健康的紅光時,瞳孔閃爍,拉了下陳老,朝著笑瞇瞇地容國老詢問:“容老,這明玥夫妻的來路,確定無異了?”


    若不是這兩天親自領教了濮陽渠那強勢的指揮能力,再親眼看到了欒宜玥的煉丹能力,他們還不知道,局里最近風頭太盛的‘明家主’,居然能力到達了這個地步!


    說著,關老目光還特意掃過欒宜玥留在桌面上的那一壇子,雖然之前看地出來,倒出來的應該是清水,但是能被煉藥師使用的水,能是普通的水嗎?


    好歹他是國安局里的總教頭,欒宜玥朝著助理使的眼色時,他可是瞧地一清二楚,在對比了這幾天身體日漸健康的容國老,有一個想法在他心底滋生,已然快速成長為大樹——


    十成十,容國老現在的好身體,肯定跟明玥家主脫不了關系!


    “這必須的!”容國老頜首,這可是凌大帥肯定的,難道還有假的?


    便是假的,看到濮陽渠如此出眾,國家就不會虧待他!且有欒宜玥那特殊能力在,就已經夠貴重了,現在發現她連煉藥術都這么強大,誰還會去打壓這對夫妻?


    現在單是凝元丹和培元丹,已經夠打眼了。然而,欒宜玥才二十三歲,這么年輕,未來會發展到什么樣的地步,誰能咬死?


    世道之人都知道,得罪誰都別得罪煉藥師——在生老病死面前,唯有煉藥師可逆天!


    只是,在欒宜玥沒有出現之前,這句話被很多人輕賤,并不值得推崇!


    然而,在場幾人,在親眼看到了欒宜玥那個特殊的煉丹術后,就霍然明白:原來并不是煉藥師不值錢,而是遠古的煉丹術失傳了!現下的煉藥師,不過是雞肋……


    “容老,您這是準備如何安排明家主煉制的丹藥?”關老得到容國老的肯定,卻見他嘴巴閉著,不再吐一字,當即想到他之前說的禁口令,并不是虛的,只能壓下此題再問。


    一聽到關老這話,陳老也不管細枝末節了,面容隨著關老的問題,同樣緊張的望向容國老——這句話才是重點,福利當然是能劃拉到自己兜里為妙!


    “老關莫著急,這可得看明家主的煉丹情況,最優先派放的,還是出勤處、福利司。當然,你和老陳,也會即時安排上去,任何一位特衛官,都是局里的精英,局里不會忽視任何軍官。”


    容國老連頓都沒有頓,當即將他腦子里的想法說出來,也是為了安撫眼前倆人。


    關老、陳老都不是傻的,聽到容國老的話,明了點頭配合,陳老松了一口氣,精明的眸光瞇著容國老訴苦:


    “那就好,老頭子也希望容老能公平一些,雖然訓練總監部任務重一點,然而中情司的特衛官亦不輕松,經常是命懸一線地執行任務!”


    聞言,關老瞪了眼陳老,倒是沒有出口反駁。


    “你們都放一百個心,等明家主上交第一批丹藥后,我會酌情分放福利。”容國老笑瞇瞇地點頭應諾。


    局里是什么情況他能不知道?容國老呆在國安局足有二十多年了,哪能不愛惜局里的孩子?


    只是,現在明玥煉制的兩種丹藥都太逆天,出產量又不確定,只能先壓一壓。等局里的特衛官們人手都備胡兩種丹藥,再能謀其他。


    “那是,容老一向愛惜局里孩子!”關老很上道,立馬小小的拍了一下馬屁,換來容國老笑地老眼瞇成了一條線。


    “說來,咱們三人里,就老陳白撿了個大便宜!最讓人妒忌的,就是老陳了!”容國老話意一轉,目光略帶羨慕地瞅了眼陳老,只是陳老被望地一臉不解。


    “容老,此話何解?”陳老也沒想到,他從哪里撿了個大便宜,能讓容國老恨不得能替代!


    “老陳,你這是有多少沒有回老家?沒管過你家后輩了?”容國老沒好氣地反問了陳老兩句,微用力地刮了下茶杯口后,才淡定的喝口茶水。


    只茶水被眾人冷落久了,溫度下降后,將上等的好茶都浪費了。


    陳老一臉發愣:老家?后輩?


    容國老那是百年難得一見,一向老油條的陳中將露出這副傻蛋表情,暗挫挫很認真的多瞅了幾眼,笑而不語。


    其實也不怪人家陳老一臉懵哈,欒宜玥和濮陽渠冒頭還不足三個月,按理連‘實習’期都沒有過,陳中將是中情司的頭頭,哪有閑情去關注局里兩位理就實習期都沒有畢竟的新人?!


    不過,在明家主給力的完成了PS國的任務后,她就已經在國安局中上層領導人里掛了號,但因為她是屬于鳳組那邊的人,陳老和關老都是聽了兩耳,并沒有過于關注。


    至于濮陽渠,因為一直隱在顧開元身后,除了容國老身邊的人,還真沒有幾個關注到他的存在。


    而且,出于對濮陽渠的保護,在容國老知道他與凌大帥有血脈關系之后,就對與濮陽渠一起參與過任務的特衛官下了封口令!


    便是關老、陳老都是局中大佬,也壓不到容國老的封口令上……因此,兩老對于濮陽渠和欒宜玥的背景,還真被模糊忽略了。


    連這兩人都不知道濮陽渠和欒宜玥的實力,就更不會知道顧陳春與濮陽渠的關系——陳老又不是閑地蛋痛了,每個后輩的婚事,都會去過問一下。


    再加上,近年來因為凌老出事未曾露面的原因,國內、國外動蕩不休,身為中情司的最高領導人,陳老忙地連老婆都沒有時間睡了,還哪有時間去關注老家和后輩的事情——


    打開支付寶搜:7441595,有紅包可以領,每天限1個.

   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


    @精彩小說網 . http://www.46005518.com
    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圖片、評論等,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精彩小說網立場無關。
    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,請與我們聯系,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。版權申明/書籍屏蔽申請

    贵州11选5网址
    <tt id="u6cww"><pre id="u6cww"><td id="u6cww"></td></pre></tt>

    <tt id="u6cww"><pre id="u6cww"><td id="u6cww"></td></pre></t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