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t id="u6cww"><pre id="u6cww"><td id="u6cww"></td></pre></tt>

  • + - 阅读记录

        李睿停下来,得意一笑,语气暧昧的道:“你是不是?#19981;?#34987;我抱啊,不然为什么明明自己下得来,却非要我抱下来?”张旖嫙红着脸骂道:“你无耻,你混蛋,你虚伪!”李睿笑道:“你能换句新鲜的词儿吗?翻来覆去就是这三个词。”张旖嫙忿忿地叫道:“放我下去。”李睿道:“我很想放下你,但你要?#20154;?#24320;我脖子,现在是你抱着我不放好不好?”

        张旖嫙这才意识到自己还紧紧勾着他的脖子,只羞得脸泛红霞,却比刚才更红了,忙松开两手,可松开后两手?#32622;?#22320;方去,搭在他肩头是最舒服的,却又不想和他太亲热,垂落下去最不舒服,却也只能这么办,只能羞恨交加的垂下两手,倒像是双臂已经脱臼,看上去倒也有趣。

        李睿将她小心翼翼放在地上,心里却已经美坏了,暗想,她身量高挑,身子却轻得很,抱着好有感觉,啧啧,真想多抱她几回呀。张旖嫙脚落实地后,脸色已经红到了耳朵根,不由分说,抬腿就是一脚,重重踢在他小腿上。李睿疼得“啊”一声叫出来,张旖嫙却已经板着脸开?#25490;?#20102;出去。

        她这一走,李睿脸上痛色迅疾消失,换上一副邪笑,这女人下脚很有分寸,踢得并不疼,刚才那叫声只?#20146;?#20986;来给她看的,想不到倒把她?#25490;?#20102;,呵呵,回想方才她让自己抱她下来?#24149;?#35821;,忍不住心动,前天晚上,她要是像刚才那样有情趣,自己又何至于和她翻脸呢?

        这天下午剩余的课程,鲁炼?#32622;?#26377;上课,谁也不知道他干什么去了。李睿猜测,他要么是去医院治伤了,要么是羞于见人躲到?#22836;?#37324;去了,经此一事,?#36824;?#20182;到底有没有包贰奶,他的脸面也已经在众人面前丢光,以后将会沦落成为小丑般的存在,自己也就再也不用担心他会作?#30591;?#20294;是,这一次极有可能彻底激怒了他,从此与他结下血海深仇,怕是以后还要继续提防他下去。

        傍晚下课后,李睿拎着公文包正要往外走,却被贾玉龙叫住了。

        贾玉龙自打在常务副省长钱海波那里丢了大糗后,心情就再也?#25442;?#22797;,现在?#24425;?#33080;色阴沉冷淡,他眉目不善的看着李睿,道:“李睿,你怎么天天往外跑?每天晚饭都见不到你人,下午从鲁炼钢嘴里才知道你每晚夜?#36824;?#23487;,你在搞什么?你不要忘了你是过来培训的,不要因为你个人的行为影响我们青阳领导干部的声誉。”

        李睿听得?#34507;道?#31505;,心?#23548;?#29577;龙你少给我装了,话说得冠冕?#27809;剩?#20854;实只?#36824;?#26159;因为你自己每天白天都被华教授限制在酒店里不能出去花天酒地,所以就迁怒到了我头上,你要是能在外面风流快?#30591;?#21448;怎会管我是不是夜?#36824;?#23487;?哼,真是贱人啊,看不得别人活得比你舒服,当下不卑不亢的说道:“贾市长,你以为我想到朋友家里住吗,还不是因为我头一天住酒店,就被人陷害了?接下来我怕被人继续搞事,所以只好躲出去,我惹不起卑鄙小人还躲不起吗?可想不到我不住酒店,也被人利用成为攻讦我的借口,我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办?#26151;恕!?br />
        贾玉龙不悦的道:“你不要?#21307;?#21475;,只要你是清白无辜的,就算被人陷害也不会有什么影响。从今晚开始,你不要再出去过夜。”说完这话,也?#36824;?#20182;接受不接受,拿起文具袋就走了。

        李睿望着他的座位,脸上带着笑,?#36947;?#21364;已经在问候他的十八代祖宗了,却也明白他为什么玩得这么绝,因为他已经被华静锁定了,本次培训想考试过关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了,也不可能让自己代考,也因此,他就迁怒到自己头上,想方设法打压自己,好让自己心情糟糕繁乱,最终考试失利,不得不说,这个人心思阴?#28783;?#26469;比于?#25512;?#37027;老狐狸还要更恶心。

        他定了定神,想到今晚还答应了张子潇去陪她,但现在又不能出酒店一步,可该怎么办?眼珠转了几转,也就有了主意,走出教室,绕到一个僻静无人的角落,给张子潇拨去电话,等接通后小声说道:“亲爱的,我被领导禁足了,领导不许我夜?#36824;?#23487;,因此晚上不能陪你吃饭了。”张子潇吃了一惊,道:“你领导管得还真宽,怎么这都管你?那你晚上不是陪不了我了?”李睿道:“还能陪的,你来天香酒店,我过会儿下去给你开个房间,你住进去,等那个领导睡着了,我就去陪你。”张子潇道:“好,那就这么说定了。”

        打完这个电话,李睿赶去餐厅吃饭,打完饭后,故意找到贾玉龙、季刚二人,坐在他俩旁边进?#20572;?#30446;的就是告诉贾玉龙,我听你的,今晚不往外跑了。

        贾玉龙见他听了自己?#24149;埃?#24863;觉很有面子,又在饭桌上?#20040;?#20182;:“小睿,我之所以禁止你外出,?#24425;?#20026;你好……”

        李睿连连点头,好像在很认真的倾听,心里却在想,今天一白天到现在,?#38519;?#20063;没打来电话,估计是她小姨与?#22530;?#36824;在家里做?#20572;?#22905;也就顾不上自己,?#36824;?#36825;也正好,自己今天还能再陪子潇一天。

        季刚等贾玉龙训完后,好奇的问李睿道:“李处,你跟鲁炼钢到底有什么过节?今天课堂上那件事和你有没有关?#25285;俊?#26446;睿轻描淡写的说道:“?#36824;?#33410;,一点小误会而已,和我也没关系。如果有关?#25285;?#25105;也不敢让他报警啊。”

        贾玉龙闻言看了李睿一眼,说道:“小睿,就算和你没关?#25285;?#20320;也要注意言行举止,不要树?#26657;?#36824;是那句话,你是来培训的,不要……”

        李睿不厌其烦的连连点头,表示自己在听,?#36947;?#21364;嗤之以鼻。

        吃过饭,李睿回到房间,与杨冬交谈几句后,在床头柜上写作?#25285;?#20889;到一半的时候,偷偷溜出去,下到一楼大堂,在总台那里为张子潇开了个房间。

        这天晚上九点多,贾玉龙溜溜达达找到李睿房间,美其名曰是“过来转转”,实则是查房,要看李睿是否在房间里。李睿防的就是他这一手,因此尽管张子潇已经到了酒店住进那个开好的房间,也没赶过去陪她,现在见贾玉龙果?#36824;?#26469;查房,正?#34892;?#24847;,有一搭没一搭的陪着他说话,心里却尽是鄙夷。

        同一时刻,在东州市政府常务副市长周宇林的办公室内,脸色青?#20303;?#40763;梁上贴着绷带的鲁炼钢正向周宇林倾诉李睿对自己所施的暴?#26657;骸啊?#25226;我鼻梁骨?#21363;?#26029;了,多亏没有移位,只是单纯的骨折,否则就要做手术了……还让我当众出丑,现在所有培训学员都知道我包贰奶了,我偏偏没有证据?#24202;担?#29616;在都没脸留下去继续培训了,再留下去只能是继续被人笑话,老板,你可要为我做主啊,你要帮我狠狠收拾那小子……”

        周宇林听他说完,皱起眉头,道:“我帮你收拾他?我怎么帮你?是跟你去省城打他一顿,还是吩咐市公安局去省?#20146;?#20182;回来?明显都不可能嘛!炼钢啊,你说你为什么非要和他过不去,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依仗,省府一秘于红伟可是他的好朋友,你又怎么惹得起他?你这次去省城是参?#20248;?#35757;的,不是招猫逗狗的,你却偏要招惹人家,现在倒好,没搞掉对方不说,反而?#27426;?#26041;搞得一身是?#35828;?#29436;?#25918;?#22238;来,你说你丢不丢人?你这又是何苦?”

        鲁炼钢愤愤不平的道:“我是想为老板你出气啊,?#24425;?#20026;我自己出气,哪知道他运气好,走到哪里都有人帮他,我连番害他两次都没得手……”

        周宇林截口道:“他那不叫运气好,而是人脉广、会做人,否则谁会心甘情愿的帮他?炼钢啊,你岁数也不小了,眼界应该开阔些,不要总盯着一些小人物小恩怨,否则你再想进步就难了,话止于此,你好好考虑一下吧,我该下班了,?#28982;?#21435;了。”

        他说着话,拿起公文包,向门口走去,走了?#35206;?#21448;停下,看着鲁炼钢道:“这次培训非常重要,连省领导?#24049;?#37325;视,因此你不能虎头蛇尾,就这么罢课不上。这样,今晚你在家里休息一晚,明早回去继续上课。”

        鲁炼钢吃惊的道:“还回去?#35838;一?#21435;会被人耻笑的啊,肯定会被笑话死,就算别人不笑话我,我自己都没脸回去继续上课了。”

        周宇?#32622;?#22836;一扬,嗤笑道:“你就这么罢课,才会被人耻笑,才会被人以为?#20146;?#36156;心虚;你回去上课,反而显得光明磊落,不惧人言。这都不懂?”说完摇摇头,走出门去。

        鲁炼钢原地发了会儿呆,忽?#27426;?#29408;狠的道:“妈的,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,老子一定要报复回来,李睿,你特么给我等着的,我要不搞死你算我鲁炼?#32622;?#26412;事!”

   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    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46005518.com
    本站所有的文章、?#35745;?#35780;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   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?#25285;?#25105;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

    贵州11选5网址
    <tt id="u6cww"><pre id="u6cww"><td id="u6cww"></td></pre></tt>

    <tt id="u6cww"><pre id="u6cww"><td id="u6cww"></td></pre></tt>

  • 期特码大王b 内蒙古时时彩走势带线 澳洲三分彩会改数字吗 内蒙古快3二同号推荐 彩票类的app 七星彩走势图带连线坐标走势图带连线 澳洲幸运5历史开奖app 甘肃十一选五直播 甘肃快三号码推荐甘 高手双色球预测号码 四川快乐12投注方式 甘肃11选5一定 比较好的足球指数网址 20选5走势图开奖结果 湖北11选5开奖现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