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t id="u6cww"><pre id="u6cww"><td id="u6cww"></td></pre></tt>

  • + - 阅读记录

        李睿见她这样,也就不再说什么,心里叹了口气。

        等了差不多五分钟,门口脚步声响起,李睿起身绕出茶几,一看是杨香押着两个年轻男子进屋来了,为首的男子身形高大,衣饰华美,长相与黄惟谦有些相似,只是有些鼻青脸肿,便猜到他就是黄勤刚。

        黄惟宁此时也已抬头看来,见到黄勤刚脸色就是一变,起身忿忿地瞪着他。黄勤刚却毫无羞愧之心,瞪大眼睛与她对视,好似在和她叫板。

        杨香语气淡淡的道:“这?#19968;?#33258;以为会两下子,还要跟我伸伸手,被我一下放倒,这才老实了。”

        李睿盯着黄勤刚,眼见他看着杀父仇人般的看着黄惟宁,就知道他对黄惟宁的恨意已经深入心底,就算这次黄惟宁好心放过他,也绝对换不回他痛改前非,这样一个恶徒,似乎只能对他人道毁灭,但黄惟宁不同意这么干,自己也下不去手,可该如何是好呢?

        “勤刚,你爹地的死,是他咎由自取,罪有应得,你作为他的儿子,应该正视他所做的恶?#26657;?#20026;什么是非不分,要迁怒到好人头?#20384;?#21602;?竟然派出杀手杀我,我可是你的姑姑啊!”

        黄惟宁走到黄勤刚身前不远处,愤慨悲哀的说道,气得美眸都红了。

        黄勤刚抬手指着她骂道:“黄惟宁你个贱人,不要在我面前装好人了。要不是你勾结李睿这个外贼,非要置我爹地于死地不可,他又怎么会死?你就是杀死我爹地的凶手之一,我一定要杀了你为我爹地报仇,你们谁都跑不掉,你们?#23478;?#27515;!”

        黄惟宁听了这番话,越发激愤,只气得双臂颤抖,口唇哆嗦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        李睿却暗暗欢喜,还点?#35828;?#22836;,心说黄勤刚你最好就这样嚣张下去,彻底激怒你这个姑姑,好让她?#38405;?#27515;心,那我也就能名正言顺的?#38405;?#19979;死手了。

        杨香看向李睿,问道:“怎么处置他们?”李睿道:“先绑起来再说。”

        黄勤刚身后的阿光忽然叫道:“不要绑我,我什么都没做,都是黄……他安排的,我是无辜的,你们放了我好不好?”

        黄勤刚没想到他会突然认怂,恼羞成怒,转身一把将他抓到身前,右手握拳,连续几记重拳击在他脸上,瞬间打了他个乌眼青,骂道:“你这个软骨头,亏我把你当兄弟,你竟敢背叛我,你去死吧……”

        杨香面带冷笑看着二人内讧,也不拦阻。

        黄勤刚很快把阿光击倒在地,眼看杨香与李睿都在看热闹,有些心不在焉,而黄惟宁就在身后不远处,心中一动,陡然转身前窜,两?#32959;?#20986;,要拿黄惟宁当作人质挟持,?#27809;?#36867;命。

        “你最好赶紧住手,不然我可开枪了!”

        杨香似乎早就预料到黄勤刚会这么干,待他身形刚动,便第一时间发出警告。

        黄勤刚心存?#30007;?#24515;理,觉得以她所站的角度,不?#39029;?#33258;己开枪,否则子弹很可能在穿过自己身体后射入黄惟宁体内,因此如若不闻,并未停手,眼看两只大手?#23478;?#35302;到黄惟宁肩头了……

        “噗!”

        便在此时,一声轻响骤然发出,黄勤刚只觉左腿一热,全身震痛,体内力气如同竹篮里的水一样迅疾流干,不由自主的?#35828;?#19979;去,却差一点把黄惟宁?#35828;梗?#21523;得伊人尖叫起来。

        旁边李睿急忙上前将她抱扶住,扶着她?#35828;?#19968;旁黄勤刚触及不到的地方,此时再看黄勤刚,只见他左?#35748;?#24367;处现出一个枪眼,鲜血汩汩涌出,浸湿了他的裤子后流到地上,很快形成了一片小血泊。

        原来,杨香刚才警告黄勤刚未果后,陡然拔枪射击,她是?#20204;?#32769;手,瞄也?#24187;椋?#23545;准他的左后膝弯处就是一枪,其?#40763;?#21475;所对方向?#20146;?#19978;向下的斜直线,子弹自然也就按这个方向前?#26657;?#20987;穿黄勤刚的左腿后,瞬间侵入地板,从而免去射入黄惟宁体内的后患。

        话说回来,黄勤刚误判了杨香这个保镖的实力,以为她就是一个普通的保镖,从来没有摸过真枪的,无法在击中自己的同时保证黄惟宁不被子弹穿到,却没想到她的出身是那般显赫,玩枪都玩出?#26412;?#26469;了,被她随手一枪击倒,当场吃到一个重重的教训。

        杨香见黄勤刚?#35828;?#22312;地哀嚎出声,嗤笑道:“早警告过你,你非要不听,现在赖谁?”

        黄勤刚疼得眼泪鼻涕口水一起流了出来,五官扭曲,面目狰狞,别提多狼狈了,又哪里听得到她?#24149;啊?br />
        李睿把黄惟宁扶坐到沙发上,与杨香一起,把两人捆了,随后叫上二女,走进杨香的卧室,一起商议如何处置这四人。

        “看到?#23546;穡?#20320;这个好侄子一有机会就想置你于死地,如果这次我们让他坐牢,那他坐牢的过程就是?#38405;?#31215;累仇恨的过程,?#20154;?#20986;狱后,会?#38405;?#36827;行疯狂报复。”

        卧室里,李睿脸色冷肃的给黄惟宁摆事?#21040;?#36947;理,希望她能狠下心来,重重惩治黄勤刚,当然未必一定要杀死他,想法将他永远监禁?#24425;?#19968;个不错的主意。

        黄惟宁犹豫半响,抬眼看他,似求恳又似认命的幽幽说道:“你说吧,我听你的。”

        李睿看向杨香,道:?#25300;页?#20010;主意,你们听听行不?#23567;?#21681;们先报警,走法律途径,黄勤刚该受什么判罚,就让他受什么判罚,估计最少也能判个大几年,甚至是十来年。?#20154;?#21009;满快要?#22836;?#20043;前,我托市公安局的朋友,想办法让他在牢里出点乱子,譬如?#22836;?#20154;打架什么的,以此给他?#26377;蹋?#36825;样一直给他加下去,尽量让他一直在里面呆着,而只要他出不了狱,自然就不会伤害到惟宁与我们大家。怎么样?”

        杨香撇嘴道:“哪用得着那么麻烦,直接……”说着做了个手起刀落的动作,道:?#21834;?#19981;完?#23546;穡俊?br />
        李睿解释道:“你惟宁姐没那么狠的心,而且真要是弄死他,也少不?#23546;?#28902;,至少她三叔就得整天找她麻?#22330;!?br />
        杨香敷衍的点点头,道:“那就听你的吧。”

        李睿和黄惟宁确认道:“那我可报警了啊?”

        黄惟宁也没更好的办法惩治黄勤刚,点头表?#23601;?#24847;。

        于是李睿走出卧室,进到洗手间里,把门关好,给?#24515;?#21306;公安分局政委程松华打去电?#21834;?br />
        “哥哥,你看我从来都是麻烦你,让你帮这个帮那个,还从来?#25442;?#25253;过你,尽管你始终不说什么,可我心里也挺不好意思的,今天终于有回报你?#24149;?#20250;了,呵呵,我送你一桩涉枪大案怎么样……”

        程松华听后又惊又喜,道:“是吗,那可是太好了,?#34915;?#19978;带队出发,?#36824;?#20320;送的这份大礼实在有点大,我自己可是不能独吞,得跟局长说一声,有他照应,这份大礼才能有理有据的收下来,老弟你不介意吧?”

        李睿笑道:“这我介意什么?哥哥你看着怎么?#40092;?#23601;怎么安排。”

        电话打完,等了差不多一刻钟,程松华终于带着大队人马来到,?#36824;?#20182;也带来了?#24515;?#21306;区委常委、公安分局局长郭?#21834;?br />
        程松华先给郭栋与李睿做了介绍,郭栋亲热的拉着李睿的手,道:“李处长啊,我本来没打算过来的,是听说李处长你在这,我跟老程说,既然李处长在,那我说什么都得亲自过去一趟,不为别的,就为和李处长认识一下。呵呵,?#20063;?#35831;自来,李处长千万别介意啊。”

        李睿笑道:“郭局长您这话不是?#25512;?#20102;??#39029;?#22823;哥刚才电话里就跟我说了,这事必须要向您汇报一下,为什么?不是因为您是局长,而是因为您平时对他非常关照,也非常的信赖倚重,既然如此,他得知?#35282;?#20869;发生如此恶性的涉枪案件,当然要第一时间向您汇报啦,可见他?#24425;?#38750;常的信?#25991;?#36825;么说起来,大家?#25237;?#19981;是外人,又何必说?#25512;?#35805;?呵呵。”

        他这一番话,把程松华与郭栋都夸了,夸得二人眉开眼笑,都是暗里夸赞他会说话办事,对他好感度蹭蹭?#20185;?#23588;其是郭栋,心里已经把李睿定义为可交的?#38376;?#21451;了,抓着他的手不放,说了半天亲?#28982;啊?br />
        随后李睿向二人介绍了下案情。郭栋与程松华听说,重?#30636;?#29983;擒两个杀手的人,居然是个娇滴滴的年轻女子,都是大为震骇,不敢相信,可不信也没用,因为现场三个当事人,也只有她能那么做,李睿作为公务?#20445;?#40644;惟宁作为华侨黄家的大小姐,肯定是没有这番本事的。

        郭栋惊叹道:“都说武术没落了,我看完全是无稽之谈,这不,杨氏太极的后人就有这么恐怖的杀伤力。完全应了那句老话,高手在民间啊。”

        程松华则想见见杨香:“老弟,给我引荐下那位女保镖吧,我一定要看看她真人长得什么模样。”

        李睿听得笑起来,道:“当?#24187;?#38382;题,?#36824;?#25105;给两位引荐之前,?#20154;?#20004;个想法:一,擒拿两个杀手,不必归功于那位杨家妹子,就全归到您两位以及所带来的?#28216;?#36523;上……”

   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    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46005518.com
    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   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

    贵州11选5网址
    <tt id="u6cww"><pre id="u6cww"><td id="u6cww"></td></pre></tt>

    <tt id="u6cww"><pre id="u6cww"><td id="u6cww"></td></pre></tt>

  • 22选5河南达芬奇预测 星期天彩票大奖有什么 大乐透今天开的什么号码 qq三张牌网通怎么这么卡 甘肃十一选五玩法 云南时时彩310开奖 黑龙江36选7结果查询 赛马会出码 号百彩票官网 ag真人视讯有破解吗 体彩p5分析预测号码 幸运飞艇7码雪球计划 德州扑克什么是ante 韩国快乐8开奖结果 微信刮刮乐方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