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t id="u6cww"><pre id="u6cww"><td id="u6cww"></td></pre></tt>

  • + - 阅读记录

        孙刚却也不是怂包,明明被李睿控制,却还是凶悍无比的冲手下叫道:“你们都是特么煞笔啊!不能开枪,难道还不能动刀吗?都给我进来,给我砍死这两个王?#35828;埃?#30733;死?#24578;?#25105;的!”

        那几个打手闻言都有些犹豫,冲进去砍人吧,真怕误伤了老大;不进去吧,老站门外也没有意义,正没主意呢,忽听那美妇的声音响起:“都傻站着干吗啊?你们大哥都让你们进去砍人了,还等什么?天天好吃好喝的养着你们,净特么吃人饭不干人事啊?”

        那几个打手听了老板娘?#24149;埃?#20877;也不好犹豫,手持大砍刀那个打手叫道:“兄弟们,砍死这小子!”说完第一个冲上去,抡刀就砍。

        “退后!”

        那把大砍刀刚?#31456;?#36215;来,杨香已经抢上前去,一把将李睿扯到了书?#21487;?#22788;。李睿抓着孙刚倒退几步,道:“辛苦你打发了他们吧,不打发掉他们,这孙子永远心存侥幸!”

        杨香嗯了一声,面?#38405;?#25171;手劈砍下来的大砍刀,不闪不避,直接迎了上去。

        那打手见她不仅不躲,还要主动迎?#20384;矗?#21448;是惊讶又是愤怒,心说这娘们真她娘的狂,?#36824;?#36825;样也好,正好一刀劈开她的脑壳,看看她脑袋分成两瓣后还能狂得起来不。

        他刚想到这,杨香已经垫步拧腰一个急冲,穿过他的大砍刀攻击范围,人也已经贴到他身前,几乎都要跟他身贴身了。在这样一种情形下,那打手就算把大砍刀收回来,都很难砍中杨香,毕竟大砍刀是长兵器,极不适合近战。

        那打手惊呆了,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杨香对他咧嘴一笑,在他还没回过神来之前,右膝已经抬起,狠狠顶向他的小腹。下一刻,那打手小腹如被巨锤击?#26657;?#22068;里痛叫一声,双手松开大砍刀,手捂小腹蹲了下去。

        杨香左手伸出,接住下落的大砍刀,右手在那打手脸上一推,就把他推得仰面倒在地上,说巧不巧,正好挡在门内地上。如此一来,剩余那几个打手想要冲过来,?#31080;?#35201;先踩在他身上,或者从他身上跨过去。

        那些打?#32622;?#37117;没想到这哥们手持大砍刀之利,居然又是一?#26032;?#36133;,都有些吃惊,心中对杨香的敬?#20998;?#24515;也就更加深刻,也因此,这些人?#20992;?#22312;门口,手持刀具虎视眈眈的对着杨香,却没再有人?#39029;逕侠礎?br />
        杨香把大砍刀刀把交到右手,两手持了,双?#32622;?#22320;一错,大砍刀刀刃自左向?#19968;?#21521;门口这些人的胸口。这些人大惊失色,纷纷后退,或用手中武器抵挡招架,仓惶之?#26657;?#26377;人撞了后面的人,后面的人痛呼倒地,一时间叫疼声、骂街声不绝于耳。

        事情发展到这一步,孙刚孙彪兄弟包括那些打手,都已经服了杨香,人家空手,自己手持武器,打?#36824;?#22905;;人家一个人,自己一群人,还是打?#36824;?#22905;……不论怎么打,?#21363;蠆还?#20154;家,这还怎么打啊?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的好不好,就像是一群老鼠琢磨着怎么?#20667;?#19968;只冷酷灵敏的狸猫一样,那不是白日做梦是什么?

        李睿拍拍孙刚的后颈,冷笑道:“服了没?还要打下去吗?”

        孙刚尽管满心的不?#21097;?#36825;当儿却也不敢说别的,垂头丧气的道:“服了服了,你狠你厉害,兄弟高高手,?#39029;?#24213;服了你了,接下来你怎么说我怎么做,保证没二?#21834;!?br />
        他话音?#31456;洌?#20182;老婆也就是门外那美妇走进来,横眉怒目的叫道:“服特么什么服,你个窝囊废!挨两下打就服了?现在是法治社会,打人那一?#33258;?#23601;行不通了。他们俩上门行凶打人,咱们完全可以报警抓他们的,你忘了分?#31181;?#23433;大队老宋了?#30733;?#24180;价好吃好喝好玩的供奉着他,这当儿不用他什么时候用他?我这就给他打电话,让他过来抓人!擦,这两个狗男女,闯到家里来打人,还把老二打成重伤,?#25512;?#36825;一条,就?#38376;?#20182;们三年五年的。”

        孙刚听得眼睛一亮,嘴上虽?#24187;?#35828;什么,却偷偷给老婆递去赞许同意的眼神。

        那美妇拿出手机就要拨打电话,这当儿李睿呵呵一笑,道:“我本来想的是,私下里解决咱们这恩怨,?#24425;?#24471;事后你们说我?#20204;?#26435;欺人,?#36824;?#20320;们要是想动用警局的关系,那?#25237;?#19981;起了,我也会叫警局的朋友过来,到时看看咱们谁叫过来的朋友官阶高,行不?#26657;?#37027;时候再让你们彻底的心服口服。”

        此言一出,孙刚与他老婆全都?#36466;?#20102;。

        那美妇半信半疑的盯着李睿打量,半响冷笑道:“你少特么给我吹牛逼。你能认识警局什么层次的朋友啊?我告诉你,我们认识的可是市北公安分?#31181;?#23433;大队的副大队长宋修民!而且我们和老宋关系好着呢,是铁子!”

        李睿笑道:“副大队长宋修民??#20063;?#35748;识这一号,?#36824;?#25105;认识治安大队大队长朱明?#30591;?#37027;是我铁子。?#19968;?#35748;?#26007;?#23616;局长谭阳,那?#24425;?#25105;哥们。市局的几位局长?#26412;?#38271;我也都认识,?#36824;?#35845;你们也不知道他们的名号,也就不说了。”

        那美妇张开嘴巴,不敢相信的看着他,过了会儿道:“你就吹牛吧!”

        李睿道:“不信你就打电话啊,你打,我也打!”

        那美妇恨恨地道:“你特么别狂!”说完转过身去开?#21363;?#30005;?#21834;?br />
        李睿犯起犹豫,不知道是叫谭阳过来好,还是叫朱明宇过来好,按道理说,以前?#20804;?#26126;宇的人情不少,应该叫他过来,?#27809;?#32473;他点?#20040;Γ还?#23601;是担心朱明宇压不住孙刚的报复心理,还是叫谭阳过来最合适,让孙刚知道自己的背景,再也不敢生出报复心理,自己?#25237;?#24609;静也能得到永远的平安,想到这,拿出手机给谭阳拨去?#35828;緇啊?br />
        电话打完,李睿斜了孙刚一眼,道:“警局的朋友到来之前,咱们先谈谈赔偿方案吧。你不谈也好说,我就打你,打到你谈为止。另外你不要奢望,那个什么老宋来了之后会救你出来,他来了也白给,你最后还是要赔偿我朋?#36873;!?br />
        孙刚听得将信将疑,却也不敢违逆,讷讷的道:“你说吧,我听听怎么个赔偿法儿。”

        李睿道:“?#20154;的?#20804;弟孙彪打了我朋友,打得她嘴里出血、牙根松动、脑震荡,给她带去了很?#29616;?#30340;肉体伤害与精神损失,?#20063;?#21644;你多要,你拿出一百万的医药费与精神损失费就算了;另外你手下打砸雕刻厂厂?#30733;?#38388;,损毁了贵重的工作台与电子设备,打坏了不计其数的珍贵木料,再加上误工费什么的,总?#23110;?#20607;四百万,一?#24425;?#20116;百万,一分都不能少……”

        孙刚听到这,气得眼球都快瞪出来了,这尼玛太无耻了吧,不说赔偿那个女厂长的一百万,只说雕刻厂车间那四百万,靠,那个破雕刻厂全部?#20160;?#33021;有两百万吗?这小子居然一张嘴要自?#21495;?#20607;四百万出来,他当自己的钱都是大风刮来的呀?又当那个破雕刻厂的设备都是特么金子做的呀?忿忿不平的叫道:“不?#26657;?#22826;多了!”

        那美妇听到李睿报出的数字,?#24425;橇成?#19968;变,怒气冲冲的道:“你怎么不去抢?你个臭不要脸的,你以为我们家是开银行的啊,我们一年也特么赚不了那么多钱啊。”

        李睿耐着性子对她道:“你们多少年才能赚这些钱?#20063;还埽?#21453;正你们伤害了我朋友?#36864;?#30340;雕刻厂,你们就要赔偿。不拿没关系,咱们就别私了了,直接公了,我报警,请分局的朋友抓了你老公,以他发展黑恶?#23631;?#30340;罪名判他,你说能判多少年?他要是进去了,你们这家具公司还能开下去?还想赚钱?更关键的是,即便他坐牢,也要先赔偿我朋友经济损失,还是五百万,一分钱都不能少!”

        那美妇气得?#25104;?#21457;青,破口骂道:?#23433;?#20320;妈的,你特么以为公安局是你开的呀?”

        李睿笑着对她说:“我们不是都叫警局的朋友?#23546;錚?#36807;会儿你就知道了,公安局虽然不是我开的,但是我说话管用。”

        那美妇气得都要吐血了,眼见跟这个小子没办法讲道理,索?#36234;?#32039;闭上了嘴巴。

        孙刚见李睿有恃无恐的样子,心里开始发虚,?#20154;?#19968;声,道:“兄弟,要不这样,咱们各退一步,你少要点,我也努力赔偿,你看好不好?一百万,其中二十万给你朋友当医药费什么的,剩下八十万当赔偿车间损失。她那破雕刻厂真不值四百万,你要的太多了。”

        李睿道:“你也知道那雕刻厂不值四百万?那你知道这四百万里其实有三百万都是?#38405;?#30340;?#22836;?#21527;?你自以为豢养了黑恶手下,就敢无法无天,肆意欺压同?#26657;?#23637;开不正?#26412;?#20105;,?#24597;?#24066;场?#20995;潁?#20320;这其实就是在犯罪。我没报警抓起你来就算是便宜你了,多罚你点钱是让你吃到教?#25285; ?

   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    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46005518.com
    本站所有的文章、?#35745;?#35780;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   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?#30031;?#26412;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?#21917;?#20309;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

    贵州11选5网址
    <tt id="u6cww"><pre id="u6cww"><td id="u6cww"></td></pre></tt>

    <tt id="u6cww"><pre id="u6cww"><td id="u6cww"></td></pre></tt>

  • 奇人码是什么数字 体彩新疆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福彩双色球走势图带连线 世爵娱乐平台网页登陆 极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单双中特百分百高手 陕西快乐十分手机投注 排列五走势图带连线图带坐标准版 法甲新闻 澳客网北京单场是只有北京地区能买吗 北京快3公交时间查询 澳洲有没有澳洲幸运10 北京新快3走预测 学打羽毛球 三码中平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