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t id="u6cww"><pre id="u6cww"><td id="u6cww"></td></pre></tt>

  • + - 阅读记录

        两人高的工艺灯笼悬挂在半空?#26657;?#20197;戚静的身高,伸出手来才能?#36824;?#21040;灯笼的垂珠。

        戚静挤在人群中仰头瞧着,就见灯笼上的山水题词如往常一样,皆是充满着祝福和希望的,无风自转,不用挪动地方便能看到别的面,也都是各自有各自的寓意。

        隔着纱布透出的烛光洒在洋溢着笑意的?#35828;?#33080;上,过节的气氛甚浓。

        外面似乎又围?#20384;?#20123;人,戚静被挤着往前走了几步,戚暄就站在一侧,见状伸出胳?#19981;?#20303;戚静的背后,将她与后面的人隔出一拳的距离。

        周围有些乱,掺杂着百姓们对元宵节的期许,叽叽喳喳热闹的很。

        戚静勾着唇瞧着,忽然心底一跳,还未回头去看戚暄,只觉得腰间被谁?#23631;?#19968;把,?#32972;?#30528;工艺灯笼下?#25512;?#20102;过去。

        而就在这时,原本挂的好好地工艺灯笼,竟直接砸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戚静来不及多想,在刹不住脚的同时,顺势前冲,猛地滚落在地。

        ‘砰’的一声巨响,工艺灯笼落地,百姓们下意识的往后退,而适才被转?#23631;?#27880;意力的戚暄,在发现不对后戚静已经冲了出去,他根本来不及抓住,怒红着眼扑了上去。

        可工艺灯笼落地的?#24067;洌?#20415;烧?#20284;?#26469;。

        “谁在下面?”

        “我刚刚也看到有个小姑娘冲出去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那还有披风呢……”

        众人惊骇的同?#26412;?#26159;不知所措,连?#28982;?#22768;都是缓了几秒才喊出来的。

        戚暄虽然生气却还保持着理智,他冷静?#24149;?#24518;,刚才没有听到叫声,且小姐那么聪明,不能这么轻易出事,这才勉强冷静下来。

        他看着乍眼的黑色披风被火光点燃,绕到灯笼的另一面,就见一个人从火光中滚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戚暄赶紧上前将人接住,扑灭身上零星的几点火光,抱着戚静的手都在抖。

        戚静?#24425;?#26494;了口气,她刚才若是犹豫半分,怕是当真要被砸在下面了,饶是如此,披风也被压着,幸亏她冷静,迅速将披风结了,否则倒真是要受伤了。

        刚刚冲的?#20445;?#25114;静整个人摔在地上,现在站都?#38745;?#36215;来,浑身的骨头都疼。

        天知道她是多艰难才控制着自己的手将披风解开的。

        “回府。”戚静极其冷静的吩咐。

        戚暄什么也没说,扫了眼见戚静出事跟出来的几个龙鱼卫,抱起戚静飞身便离开了。

        三七也绷着?#24120;?#20027;子在他们眼皮子地下出事,这绝对不能忍。

        水苏拿?#25490;?#39118;还未踏出绥安院,就见戚暄抱着戚静一脸寒意的进来,立刻让开路跟上,绷着脸问:“怎么回事?”

        戚暄将经过说了,冷峻的脸上更加面无表情了。

        末?#35828;潰骸?#26159;属下失职。”

        这句话是对被他放在床上的戚静说的。

        戚静并?#22402;?#32618;,对方若是想做,谁也拦不住。

        “叫三七他们不用查了,若是无聊,就去把魏居打一顿。”

        这事不用猜,不外乎那几家,魏居挨打不亏。

        戚暄见戚静面色?#22253;?#20294;神情镇定,便应了声是,转身出门?#24613;?#25226;三七他们叫回来,顺便去把人给揍了给戚静出气。

        水苏冷静的将门窗关好,确定室内温度够,这才开?#20960;?#25114;静看伤。

        “小姐觉得是谁动的手?”

        这点伤对戚静来说并不算什么,出了身体上的?#22253;追从?#22806;,?#36335;?#30862;了几处骨头的人不是她一般。

        说话都不带打磕的。

        “有区别么?”

        左右是有人回过味来的,不怕一万就怕万一,杀了她,一了百了。

        都是魏家的人,分什么彼此。

        水苏一想也对,便不再说这个,只是问:“为什么要打魏居?”

        戚静冷笑:“再不打,就没有机会了。”

        魏?#33402;?#19968;代,放任魏居浪了这么久,也该收拾了。

        元宵节这天,不仅戚静出了事,秦翎同样也在斋桑湖出了事。

        秦翎落水了。

        被救?#20384;?#20043;后一?#34987;?#36855;不醒,水苏上半夜给戚?#24425;?#25342;了一番,后半夜便是在江府待的。

        发热。

        烧得稀里糊涂的,浑身烫的吓人。

        这一晚,注定了不平静。

        戚静醒来后听到这个消息,不由得皱紧了眉头。

        “江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        明知道魏媛对秦翎虎视眈眈,为何还会?#20204;?#32718;出事?

        这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申时了,水苏也休息好了,这才将事情说了一遍。

        原来下手的是江府伺候的丫鬟,当时江芷兰和秦翎两人在船头看花灯,江衍在里面陪着,那个丫鬟趁着他们不注意,一把抱住秦翎两人便翻进了水里,江家的人赶紧下水去救,可那丫头死命的抱着秦翎不撒手,连自己的生死都?#36824;?#20102;,最后好不容易将人救?#20384;矗?#30452;接便昏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戚静听完问:“那丫头呢?”

        “没死,江衍不能叫她这么轻易的死了。?#26412;退?#36825;丫头嘴硬不说,问不出什么来,江衍也不能这么轻易的饶了她。

        秦翎这些日子受了多少罪,江衍都看在眼里。

        ?#38405;?#20214;事起之后药便一直都没有断过,秦翎如今是他的嫡妻,他不可能看着秦翎这样都无动于衷,何况秦翎这人,生怕给他添麻烦似的,从来不与他说这些,秦翎?#22218;?#20182;见过,便是他日日?#30776;彩?#19981;住,可秦翎每日依旧文文静静的,恬静的如三月的春风,叫他更是生出几分怜惜。

        戚静对?#35828;?#26159;乐见其?#26705;?#21487;如今秦翎的身子。

        “可有碍?”

        水苏道:“恐难有?#23567;!?br />
        戚静沉默。

        “这事我只单独与江衍说了。”

        戚静嗯了一声,接着问:“魏媛昨晚在附近吧。”

        “是。”

        戚静就知道,像魏媛这样的人,怎么可能不亲眼看着秦翎受苦,她怕是看到那一幕畅快的很呐。

        “?#34892;?#33609;动作快些。”

        “是。”

        星草是年前被江芷兰他们从路上救出来的姑娘,前兵?#21487;?#20070;于泉就栽在了她的手里。

        当时得意庄的案子了结了之后,星草便佯作回了家,后又换了副模样入?#35828;?#20140;,进的正是承德公府。

        年前十月份,承德公府的魏居娶了内阁侍读学士周全的嫡女周琪,但周琪嫁过人,夫家意外身亡之后便带着儿子回了周家,如今被指给了魏居,自然?#24425;且?#24102;着儿子去的。

   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    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46005518.com
    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   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?#39759;?#38750;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?#39759;?#36131;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

    贵州11选5网址
    <tt id="u6cww"><pre id="u6cww"><td id="u6cww"></td></pre></tt>

    <tt id="u6cww"><pre id="u6cww"><td id="u6cww"></td></pre></tt>